经验交流 工作动态 > 首页 > 当前位置:

那个年代的感动

来源:阿右旗纪委监察局      发布时间: 2017-08-16

  1975年,一个酷热夏日的下午,从我家虚掩的柴门里走进了两位陌生男子。

  他们进了屋子,只有母亲和我,其中一个问道:“这是段诤章的家吗?”母亲答到:“就是的。”“他在家吗?”“不在。”“他什么时候能回来?”“他到学校里教书去了,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。”“唉,原来是这样!”“你们找他有事吗?”“是的,有事。”“你们能跟我讲吗?”“可以”。母亲礼让他们上土炕坐下,赶紧用布子抹了一下小炕桌,用粗碗端上茶来。

  还是小鬼的我,听明白了他们是来找父亲的。我怔怔地站在地上,用胆怯的目光仔细打量着客人:两人都戴着大檐帽,白色的上衣别着红领章,蓝色的裤子很干净。身材高大,宽阔的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,不时用一只大手擦拭着。

  他们喝了几口茶,其中一个说到:“我俩是旗公安局的,一早搭了个便车坐到了你们苏木上,然后又单人走了十多里地,才找到了你们家。今天是特意给段老师送钱来的。”母亲说到:“这是啥钱?”“你可能不知道,这是赵文殿(惯骗犯)前些年骗走你们的买缝纫机的钱,有几百块!”“这些事我根本不知道,他从来没跟我说过。”“赵文殿终于被我们公安局抓到了,根据他的交代,我们如数把这个钱退赔给你们。”

  他们拿出来一张带有表格的纸,让母亲摁完了手印,然后取出钱交给了母亲,说到:“等到段老师回家来,你把这个事一定给他说清楚,如果有什么疑问,请他亲自到旗公安局来一趟。”说完他们要走,母亲执意挽留他们吃晚饭,可他们不答应,说到:“谢谢大嫂的好意,时候不早了,今天我们最起码也要赶到你们苏木上。”

  他俩还是走了,我和母亲倚着柴门,目送他们渐行渐远。

  等到我们母子俩重新回到屋里,我发现母亲的脸上挂满了泪水。

  那时的我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哭,今天的我才明白:那是母亲由衷的感动!

  这就是我童年时代真实发生的永远记忆犹新的故事。

  今天的我已经是一名纪检干部,在几年的纪检工作历程中,出于业务的需要,对许多党员和干部做了理想信念、作风操守的随机调查,也对许多普通群众做了对当今党员和干部评价的调查,得出的结果不容乐观。时代在前进,社会在发展,可是一些党员和干部的公仆意识、为民情怀等方面有所淡化甚至退步!归根到底是自身的觉悟出现了问题。

  今天在党内开展的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,这是党员和干部思想上的革命,灵魂上的洗礼,作风上的约束,行动上的指南。具有着多么重要的现实意义和政治意义!

  每一个党员和干部,相对于普通群众,在黑暗中,你做他光明的拐杖;在风雪中,你做他温暖的炉火。困难时,你给他花朵一样的微笑;孤单时,你给他大海一般的襟怀。那么,他们怎能不相信党、追随党呢?

  每一个党员和干部,只有觉悟,才可以给那些无所事事的日子找到归宿;只有觉悟,才能够给返璞归真的生活找到依靠;只有觉悟,才可以给漂浮不定的思绪找到港湾;只有觉悟,才能够给空灵缥缈的灵魂找到主人。

  但愿那个年代的的故事在今天继续演绎!但愿那个年代的感动在今天处处流露!

 (阿拉善右旗雅布赖镇纪委 段爱平)